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理财 > 正文

宣战大企业病 京东变革能“药到病除”?

2019-04-10 20:10 理财

K图 jd_31

聚焦热点行业、新兴产业和成长型企业,依托南都大数据研究院,以公司治理为主线,以大数据为抓手,研究公司战略、人事调整、、资金动向……突出行业洞察和商业调查,为企业发展创新提供智力支持,实现智媒服务的最大价值。

从2018年年底开始,就陷入了一波又一波的舆论当中,架构大调整、淘汰10%、职能部门优化……每一次京东内部的动向泄露,都激起了大家对这家中国零售巨头的无穷想象力。京东到底面对着什么?在新年贺信中,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 E O刘强东称:“2018年对我本人、我的家人以及公司都是异常艰难的一年。”京东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考验:于外,、苏宁、等强敌环伺;于内,在年度表彰大会上,京东零售集团轮值C E O徐雷称:“我们的组织能力和行为方式也出现了问题。”刘强东称,京东正在推动“小集团,大业务”的转型,将全力践行“有能者上,有力者为”的人才任用机制。京东正在尝试通过内部变革来抵御环境变迁和外部竞争,重塑增长新动能。

A

“裁员”不属实战略调整期需要大换血

●今年3月初,京东物流宣布将在2019年新增1万名员工。

●整个集团今年的新增岗位需求预计将超过1.5万人。

●近日1300多名应届大学毕业生将陆续入职京东。

4月4日,原京东集团执行副总裁兼C PO (首席公共事务官)蓝烨宣布辞职。这是两个月内,京东第三个“C X O”离开原来岗位了。

2月1日,刘强东在新年贺信中说,京东正在推动“小集团,大业务”的转型,将全力践行“有能者上,有力者为”的人才任用机制。2月19日,有消息传出,在京东集团开年大会上,京东宣布2019年将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当时京东方面回复南都记者称:确有此事。随后,3月15日,原C T O (首席技术官)张晨卸任,宣布自6月30日起担任集团顾问;3月19日,转任CLO (首席法务官)的原CH O (首席人力资源官)隆雨辞职。再到蓝烨的离开,在离职中京东方面强调,三位“C X O”离职的原因都是“个人和家庭原因”。

如果仔细打量,可以看到上述离任的“C X O”均是在2012年左右才加入京东的。2012年正是京东第一次准备上市的时间。这一年,隆雨、王亚卿、蓝烨、沈皓瑜等职业经理人相继入职京东担任高管(C O O沈皓瑜、C M O蓝烨、C T O王亚卿、C H O隆雨等),京东正式搭建了“C X O”体系。

不可否认,引入职业经理人对于当初帮助京东上市及仿效外企管理上颇有成效。但是,在2015年后,他们陆续离开京东……不光是京东,中国互联网圈子很多知名离职者被诟病的问题大都是“没有狼性”,这很容易在竞争激烈的中国互联网市场中落下风。

与之相对应的是,像徐雷这样谙熟京东文化的高管们正在集团内部愈发有声音。徐雷对京东集团各种业务烂熟于心。从2007年任职京东商城市场营销顾问开始,到2009年1月正式加入京东,中间曾经短暂地离开过一段时间。2013年徐雷重返京东商城任职高级副总裁,继而到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京东集团C MO,首任京东商城轮值CEO。

除徐雷外,京东物流C E O王振辉是2010年4月加入京东;C C O(首席合规官)李娅云2 0 0 7年1 2月加入京东……可以看到,目前除了C SO (首席战略官)廖建文和C F O (首席财务官)黄宣德外,像徐雷这样吃透京东逻辑的高管和管已成为京东高管团队的中坚力量。

对于眼下这支多达17 。8万人的队伍,京东的挑战在于如何激发每一个人的斗志和活力,主动拥抱这种变化。

这不光是京东一家面临的挑战。

从去年底开始,阿里、腾讯都曝出裁员消息。事实上,将这一类行为称为“换血”更恰当。3月以来,腾讯正进行公司成立以来第三次组织构架调整,涉及200多名中层去留。腾讯总裁刘炽凭在腾讯20周年庆时表示,要把20%的晋升机会留给年轻人。任正非去年10月在内部邮件称,平庸的员工将被放弃。方面也称,将选拔更多80后、90后进入管理层。

B

巨头的挑战:向大企业病宣战

曾经的管培生余睿上任C H O,意味着“原生京东文化”对京东内部从战略到价值观的一次重新修订。

年初时在京东零售集团年度表彰大会上,徐雷称:“我们的组织能力和行为方式也出现了问题:客户为先的价值观被稀释、唯K PI论和‘交数’文化盛行、部门墙越来越高、自说自话、没有统一的经营逻辑、对外界变化反应越来越慢,对客户傲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