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正文

吉林股票配资大股东关联企业占用资金4.77亿 新大洲A收关注函并将被ST

2019-04-15 20:43 财经
每经记者 王帆    每经编辑 陈豪杰     4月14日晚间,新大洲A(000571,SZ)发布公告称,因被第一大股东的关联企业黑龙江恒阳牛业无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恒阳牛业)占用资金合计4.77亿元,估计在一个月内不能处理上述资金占用情形,公司将于4月16日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 4月15日,深交所火速发布关注函,质问新大洲A“能否存在第一大股东或其实践控制人凌驾于公司外部控制制度之上的情形”。 被非运营性占用资金4.77亿元 恒阳牛业是新大洲A第一大股东深圳市尚衡冠通投资企业(无限合伙)的实践控制人陈阳友控制下的企业。 新大洲A称,因2018年与恒阳牛业的关联买卖,公司被恒阳牛业非运营性占用资金算计4.77亿元。构成资金占用的关联买卖如下: 新大洲A全资子公司宁波恒阳食品无限公司2018年度共向恒阳牛业销售牛肉(含税)4.43亿元,共收到销售回款3.23亿元,构成销售占款1. 配资爆仓 20亿元,而年末该子公司对恒阳牛业的应收账款余额,大于销售构成的应收账款1426.36万元,该款项不具有商业本质,为非运营性占用款。  另一全资子公司上海恒阳贸易无限公司2018年度共预付恒阳牛业牛肉推销款7.41亿元,共推销牛肉入库(含税)1.17亿元,扣除预付后又退还及其他调整后,期末非运营性占用余额为4.63亿元,应不具有商业本质,构成非运营性占用。 新大洲A董秘任春雨在承受《每日经济旧事》记者采访时表示:“单方在业务往来进程中,本来是资金的运营性占用,但对方在合同期内没有履约,没有及时交货,或许收到货没有及时付款,这个占用的性质就发作变化,就不再是运营性了,归入到公司的其他应收款管理应中。这种占用我们认定为非运营性占用。” 关于上述构成资金占用的关联买卖,深交所15日收回关注函,要求新大洲A阐明上述两个子公司与恒阳牛业2018年度销售和推销的买卖往来明细,局部金额对应的买卖不具有商业本质的判别根据,公司相关推销及预付、销售及回款实行的外部顺序及相关责任人员的状况。 外部控制不到位 关于资金占用一事,新大洲A公告称,公司存在内控执行不到位,招致因未实行外部审批及相关审议顺序对外担保和大股东关联方资金占用的情形发作。 任春雨称:“我们以为的内控不到位,是由于没有严厉依照内控要求去执行,才(让资金占用)累积到这么大金额,在这方面公司需求去检讨和改善。” 现实上,新大洲A内控成绩早有端倪。 2017年,因恒阳牛业的股权协议争议,新大洲A及新大洲A两家子公司对包括陈阳友在内的恒阳牛业股东一承诺的实行停止担保。海南证监局调查发现,上述《担保函》上辨别盖有新大洲A及两家子公司的公章,且新大洲A出具的《担保函》上附有董事长王磊与总裁许树茂的签名。 上述关联担保行为到达股东大会审议规范,新大洲A未实行相应审批顺序,且未及时披露,也未在活期报告中予以披露。新大洲A也因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内控成绩频出也引发了深交所关注。在15日收回的关注函中,深交所质问新大洲A“能否存在第一大股东或其实践控制人凌驾于公司外部控制制度之上的情形”,并要求新大洲A阐明公司相关外部控制制度能否完善、无效,能否存在严重缺陷;触及公司相关责任人违背法律法规或公司内控制度的,阐明公司已采取的责任追查措施,以及后续的方案。 目前,新大洲A需求对公司内控不到位的成绩付出代价。 据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公司向控股股东或许其关联人提供资金或许违背规则顺序对外提供担保且情形严重的,深交一切权对其股票买卖实行其他风险警示。经新大洲A向深交所请求,公司股票于2019年4月15日开市时起停牌一天,将于2019年4月16日开市时起复牌,复牌后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新大洲A”变为“ST大洲”。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