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正文

沐林易鑫:支付宝时代被终结?互联网金融需要如何监管

2019-03-31 15:10 财经

   撰稿:沐林易鑫

  目前,针对余额宝们的监管措施终于落地。然而,从近期各方面的相关表态来看,沐林表示大家必须认清的现实是,新金融的监管风暴远远没有结束。

  9月1日,证监会正式发布《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简称《流动性管理规定》),自2017年10月1日起执行。

  这项新规对货币市场基金作出了特别规定,将对货币基金的发展带来重大影响,余额宝则首当其冲。今年6月末,余额宝规模达到14318亿元。

沐林易鑫:支付宝时代被终结?互联网金融需要如何监管

  《流动性管理规定》第二十九条:

  基金管理人应当对所管理的采用摊余成本法进行核算的货币市场基金实施规模控制。同一基金管理人所管理采用摊余成本法进行核算的货币市场基金的月末资产净值合计不得超过该基金管理人风险准备金月末余额的200倍。

  早在这项规定下发之前,余额宝就作出了调整,将个人持有额度先是从100万降至25万,之后又降到10万,同时将其他基金公司的货币基金产品引入了支付宝用于分流。

  然而,必须认清的现实是,新金融的监管风暴远远没有结束。

  从2016年开始,针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整顿愈演愈烈,此前的整顿重点是P2P借贷、股权众筹与第三方支付等领域,这一次,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货币基金迎来了强监管。

  如果仔细梳理近期以来各方面的相关表态,会发现,针对新金融的监管风暴,很可能远远没有结束。

  实际上,2016年4月启动的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原定于今年3月底前完成,但已经大幅延后。

  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不论是传统金融还是新业态金融、无论线下金融还是线上金融,都应纳入统计和监管,严禁“无照驾驶”,防止过度金融化。

沐林易鑫:支付宝时代被终结?互联网金融需要如何监管

  8月24日,2017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

  金融乱象主要表现在:过度金融化,一定程度上出现了争先恐后办金融的景象,各类新金融、类金融、准金融机构无序发展、遍地开花,在繁荣背后存在着泡沫;部分金融机构和一些交叉性金融领域创新过度、过快,带来产品多层嵌套、链条过长、期限过度错配、杠杆过高等问题,尤其是线上+线下、跨市场+线上+线下等交易形式更为复杂,不仅增加了风险隐蔽性和交叉传染的可能性,也加剧了“脱实向虚”倾向;金融牌照的综合化与实质经营的综合化很难区分,多牌照的金融控股公司增加了监管难度,且由于监管标准差异容易形成套利空间;个别货币市场基金产品功能异化,以公募基金之名,行银行功能之实等。

  构建超级资产负债表,是一项探索性的创新课题,也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统筹规划、有序实施。核心是要把握好前提条件,突出关键环节,夯实基础工作。要把握住三个前提条件:

  一是在对象上,要明确界定金融与非金融。要进一步厘清金融牌照和市场准入标准,按照“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对所有属于金融范畴的业务和行为,不论是传统金融还是新业态金融、无论线下金融还是线上金融,都应纳入统计和监管,严禁“无照驾驶”,防止过度金融化。

  二是在标准上,要建立统一的金融基础制度。要对市场各类不同监管对象的同类业务实施标准一致的统一化监管。

  三是在原则上,要坚持基础资产透明。对各类通道、委外类金融产品要穿透识别底层基础资产,防止“套娃”式包装,消灭不透明,做到不管风险如何改头换面,始终有一双“火眼金睛”。

沐林易鑫:支付宝时代被终结?互联网金融需要如何监管

  央行报告:探索将规模较大、具有系统重要性特征的互联网金融业务纳入宏观审慎管理框架

  8月4日,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2017)

  互联网金融用“开放、平等、协作、分享”的理念对金融服务方式进行变革,但它的金融特性并没有改变。首先,互联网金融服务的对象、采用的工具与传统的金融在本质上没有差别;其次,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并没有改变金融行业的风险属性,并有可能使风险表现出更强的隐蔽性、传染性和外溢性。

  探索将规模较大、具有系统重要性特征的互联网金融业务纳入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对其进行宏观审慎评估,防范系统性风险。

  中央政府: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及时有效识别和化解风险;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

  7月14-15日,全国金融工作会议